在《嫁妆一牛车》里,王祯和用了一种特殊的书写方式,试图以文字捕捉台语的语气、口吻他曾自述:「寻找真实的声音来呈现故事,一直是我努力的目标。」一九九0年,王祯和辞世后,文建会与联合文学曾为之举办「王祯和作品研讨会」,而此会标题便是他发表于《联合报》的短篇小说「人生歌王」。为什么是歌王?台大中文系教授柯庆明在二00二年台大图书馆「王祯和手稿资料展时」,曾写道「王祯和可能是唯一在小说里附上歌谱的小说戏剧家。」他的作品篇名有歌,如《两只老虎》、《素兰要出嫁》、《香格里拉》,或像《玫瑰玫瑰我爱你》那样,可以说整个故事都与这首歌有关;或主角就是歌者的《人生歌王》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