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纪快要过去了,有次跟一位意大利音乐出版公司编辑聊起天来, 谈到这段往事以及老演奏,顺道提起Mauricio Pollini得二00七年葛莱美奖的DGG肖邦夜曲录音,我问他觉得如何,他说弹奏与录音都很好,可是若是他要听肖邦夜曲, 他不会选Pollini的来听,因为很无趣。然而,我必须说,Pollini确实弹得很不一样,很棒,他把夜曲靡靡之音的那个调调完全去除掉了,音乐变得深沉广远,好像巴尔托克的「夜之音乐」,而不是夜里的情歌或是幻影神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