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编剧牌在恩相仿,《光的来信》导演金泰亨起先读的是离戏剧更远的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学的是电子工程,因为「在学期间参加了戏剧社团,老实说还蛮乐在其中的。后来,读到大概三年级的时候吧,觉得电子工程其实没有很适合自己,在班上也并没有比旁人出众,于是决定要去做些有趣的事情, 最后就转学到了韩国艺术综合大学。」他门巾说来轻松的转学,想象起来却并不那么容易。细观金泰亨过去在其他访谈中,或在此次现场的表情与对话捏,都不难发现他散发出的那种属于艺术家的「反骨」态度一一一种乐于接受挑战的创作欲望,有时表现在作品的形式上,有时则在题材的选择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