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亨也表示,那是自己年轻时的想法,现在的他,当然不会像过去那样把资本主义当做敌人来看待「不是需要打破的系统,或必须抵抗的东西」,反而是因为年龄的增长、社会的历练,看见了「许多在这个大框架底下,社会中的我们需要面对、正视的东西,譬如,人与人之间的歧视和莫名的嫌恶、性别与权力的问题、少数族群和身心障碍社群的声音等等。说想要透过艺术,把这些议题具体呈现给观众,并将传达这种不平等,作为一个目标。」金泰亨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