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现场摄录和投影没有完整的心理铺排,不单舞台失去了凝视的力量,观众亦因此滞留在一种密封的空间,因为现在只是现在。如此这般,舞台想要打破既定的时间和空间感,却反过来被未有经过慎密思考的摄录和投影绑手绑脚。又或,本来需要思考的难题,也是不同导演展现风格的契机,偏因为有现成的方便代劳,变相教现场摄录和投影成了舍难取易,意义上是一种偷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