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出现在舞台上,也是文本。导演既是作者,理论上应该不会满足于看图识字。但当投影带来的分别只是面积大小不同的质物与影像,这些影像便难以超越本身的表象成为抽象的意境。于是,坐在位子上的观众,只是被告知眼睛看见了什么,而不是在看着一些什么的同时,被引领到了更远的地方。小心,舞台剧在舞台上变了电视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