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未必都能区分各种观看的性质,是以「放大」便有新鲜、奇观造成的兴奋,「电视(剧)」又不会使形式凌驾了内容上的安全感。一新一旧一生一熟的配搭,因此并未因为科技进步而给剧场创作造就新的角度, 新,就是开拓之前未有的想象空间。舞台,是想象的天堂。导演,是从那见来的信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