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约翰福音》提到,「惟有一个兵拿枪扎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 19: 34 )这段文字在圣经外有许多后绩,圣经研究里更有着诸多诠释,最重要的是,有人用容器接了「血和水」,即是「宝血」。这段文字里的「枪」即是《帕西法尔》缕的圣矛。圣杯虽与圣矛相阙, 但在各式的圣杯传奇捏,主戏都在寻找圣杯﹒唯有在华格纳笔下,寻找圣矛成了全剧的转换点。如同华格纳诸多作品,故事的前情系透过舞台上角色的叙述交待。第一幕里,资深圣杯骑士古奈曼兹回答侍童的问题,娓娓道出圣杯故事和安佛塔斯受伤的经过。在这里,圣杯骑士护卫的不止圣杯,还有圣矛。安佛塔斯中了克林索的美人计,不但圣矛被夺走,还被克林索用来伤了他,伤口永不愈合。安佛塔斯向圣杯祷告,得到了回答:「由同情而知/纯洁傻子﹔/等着他,/我拣选的。」这段于全剧开始不久的前情叙述,也已预告了剧情的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