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五九年五月三十日, 华格纳在给玛蒂德﹒魏森董克的长信中提到,安佛塔斯应才是重点所在, 他受的伤无药可医,他期待圣杯能让伤口愈合,但圣杯只能让他活着,他心中的耻辱感则让他一心求死。华格纳认为,要将此转为音乐太难了,至少他不行。一年多后, 一八六0年八月,在给玛蒂德的另一封长信中,他透露了新的想法: 圣杯女信使与第二幕的绝色魔女是同一人, 并描了这个角色的特质。由日后的剧本写作情形, 可以推得, 将这两个角色以及相关剧情定位后, 开工写作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帕西法尔》女主角的名字源自握夫蓝,只是在原作中,见德莉单纯地仅是圣杯世界信使:帕齐法尔在经验了盛大的圣杯仪式后,对于安佛塔斯的痛苦不加闻间,第二天早上,城堡空无一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