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格纳的不在乎是有原因的,因为如此说法十分契合他的角色塑造和戏剧要求,同时也交待了握夫蓝原作有着东方背景的情形。类似的情形在昆德莉身上亦可看到,第二幕开始,克林索呼唤她时,用的字眼不仅反映握夫蓝原作, 也带入圣经恶女人希罗底( Herodias)之名,为第三幕昆德莉的悔罪埋下伏笔。不仅第一幕的圣杯仪式明显地参考天主教圣餐仪式写作,华格纳更将第三幕清楚地定于受难日星期五。昆德莉,为帕西法尔洗脚、以香膏抹脚、以发拭干之举, 来自路加福音(7:37-7:48)一位罪女。古奈曼兹为帕西法尔洗礼,他再为见德莉施洗,将帕西法尔顿比耶稣之意昭然若揭。华格纳思考了卅多年,借着中古的圣杯传奇与天主教仪式,写出他的「剧院圣仪庆典剧」,用意不在于宣扬基督宗教,而在于传达自己的艺术宗教理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