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乐声响的浑然一体,只有在那里可以听到。这个被压抑的声响可称预告了全剧音乐的特质,对后世有着直接的影响﹔以倍大的乐团做出轻柔的效果,在廿世纪以后的乐团作品不时可见。除了乐团外,华格纳还将混合声响陌生化个别乐器声音的手法,亦用在合唱团上。早在他甫接德勒斯登乐长时,即以圣灵降临的故事,于一八四三年完成一部给男声合唱与乐团的清唱剧《使徒的爱席》Die Liebesmahlder Aposrel,并于七月在当地圣母教堂( Frauenkirche)首演。作品主要的要求为在教堂中回旋直上绵延不绝的声响。想似的概念亦用来谱写﹛帕西法尔﹜,唯手法更见精致。除了舞台上可见的圣杯骑士夕卡,「来自高处的声音」亦由合唱担任。华格纳处理人声的方式, 形成一个一体的声音, 分不出组成声音的成分,在高处轻柔、遥远地飘荡,有如在欧洲诸多传统大教堂穹顶才有的自然壁画响﹔尤其是第一幕和第三幕的圣杯仪式场景音乐,各组角色的人声配置及其进场顺序在音域及声响上逐步升高再降低,有如教堂的穹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