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看来,《光的来信》其质与她所说的此前创作相同,有着一样的日治朝鲜背景,而那正是辑在思想写、也想在剧场看到的题材:「我尤其钟情于一九二0至四0年代的时代氛围,所以我大多选择以那个时期为设定。」她也试着说明,「首先,这个主题真的没有太多人在关注和研究,所以会觉得很有新鲜感;」 再者,「那其质是个充满伤痛的年月,在素材的挑选和处理上,也必须特别谨慎-以《光的来信》这个剧本为例,是对于三0年代文人园的再检视,」于是她也从中发现,在「日治朝鲜」这个主题之下,「还有非常多值得挖掘的历史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