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国人大多只认识太阳马戏圈,甚至仍有民众以为马戏表演必定有人以外的动物上台表演,福尔摩沙马戏团则在国际交流与在地培养之间不断寻找适合现时现地的马戏题材,我创作的发想起源是关于欲望如何束缚自由;刚好,当时戏曲中心邀请合作,我想到杂技本来就是传统戏曲重要的一块,于是从传统戏曲找素材,看到了孙悟空。」舞者出身的李宗轩与表演者从肢体发展,运用几何图形作为场上的主要形象,并藉由圆形呈现表演者的杂耍道具及舞台布景的联想。除了圆形的球圈等道具,此次也特别挑战空中绸吊,搭配三面舞台的丰富视野,让观众有丰富变换的观看体验。「我们仍在找寻与尝试传统杂耍道具的创新使用方法。以前大家觉得丢球就是丢球,但丢球表演者的手感是否可以延伸到其他对象上?这一切还是要回到肢体训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