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免惊》的一开始,表演者陶维均、庄知恒、洪佩瑜簇拥着陈冠字缓慢直行,陈伸直了手比出中指。对林素莲来说,那如蜗牛般爬行与跨文化皆可理解的愤怒手势,几乎就是该作的核心主旨了,最后所有人都比出了中指。我觉得好像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即便我们抗争了,所有的事情还是不断重复、轮回。」「我好奇少女献祭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故事从女孩到了阴间后遇到三个男子而展开,这三名男子也是牺牲献祭而来。」但作品中受到压迫者却不只女性,压迫与被压迫者的位置持续变动着,「我希望能回到人本身去谈,不分男女,所有人都有被牺牲奉献、恐惧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