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的木栈板舞台,虫鸣鸟叫自然声响, 双人舞《垃圾》与刘彦成过往充斥大量物件的作品很不一样。日常物品消失在舞台上,却充斥在作品的讨论之中「我们有很多为了自己方便,而牺牲的东西。物品、动物、人类无用时,被称之『垃圾』。有形的耗费称之『垃圾』,无形的耗费,我们称之为『牺牲』。但那并非终点,而有转换至下一阶段的可能。」「转换的过程」是全作思考核心,他与舞者田孝慈、戏剧顾问李铭宸不讨论《春之祭》文本,反而去除故事结构,将心力放在观念的讨论与厘清。采访时,刘彦成不断比喻、列举,试图让我贴近这个作品的轮廓, 他用猪之死比喻有用/无用的界线,比如「我们杀死了一只猪,若没有后续的食用处理,是否它就成为了垃圾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