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如此,相隔卅五年的时空背景却是很不一样的,要如何处理己然变异的时代精神,自是一大挑战,绝非轻易将歌曲搬到舞台上演唱, 简单做个美其名为音乐剧实则与演唱会无异的秀而已。正如新闻访问中电影导演虞戡平曾表示「当时台湾经济正好、莲勃起飞,每个人都在筑梦盼梦想实现。」从那个成功很容易的时代到现今,台湾早不是钱淹脚目的岛屿了,当代社会对于「成功」与「梦想」更有着不同的想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