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种面向层层迭迭建立起复杂黏腻、难以逃脱的宿命情感关系。这种关系并不会因为场景在台北或是东京而改变。正如同《妈妈歌星》主视觉,透过剧照变成手绘海报,再由手绘海报翻拍成为电子圆文件的「本体」与「复制」过程,亲子间映照与对望的关系,仍继续在日常中流转轮回,也将会在剧场里持续发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