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的是,古奈曼兹并无所觉,将他推出了圣殿。第二幕里,昆德莉的吻让帕西法尔体验了人问试炼,之前的感受爆发,帕西法尔又摸着心, 这一次,他喊出了「安佛塔斯!那伤口! 」剎那间,他知晓了一切及他要承担的任务。如此细腻地多层次使用动机的方式, 《帕西法尔》总谱中比比皆是。相较于之前的作品, 华格纳在此使用的动机总数甚少,能为一般听者察觉的,均和圣杯有关。全剧里,主角帕西法尔在舞台上的时间很多,但开口唱的时间不多,其对人生的认知多半透过乐团隐晦地逐步传达。在《罗恩格林》前奏曲中,华格纳巧妙地以混合声响手法处理着木管群。在《帕西法尔》前奏曲中,他更进一步,不仅是木管群,铜管群亦如此处理,彻底利用拜鲁特剧院特殊的乐团席和乐器的位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