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论的议题多半围绕在文化之上:艺文活动的参与者为何多半是附庸风雅的菁英阶层?创作者是否长期忽略劳动阶级?艺术在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扮演了何种角色? 这场「文化平权」的运动甚至蔓延至法国各省:五月廿五日,廿三位法国文化中心总监在维勒班(Villeurbanne)发表声明,宣称公立剧院的职责在于深入民间,开发「非典型观众群」 ( non-public ) (诠) ;七月的亚维位艺术节也险遭停演,因为「生活剧场」(The Living Theater )的演出《天堂此时》ParadiseNow鼓励观众走出剧院,让表演变成实际的街头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