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教授西里尔史密斯(Cyril Smirh ) 当比喻演奏一次「拉三」所付出的体力,就等于铲了十吨煤一样。如此便可理解为什么连擅长钢琴演奏的作曲家本人,都要说这部作品「是为大象所写的」了。技巧之外「拉三」的情绪转折更是变化万千,音符中巧妙地织进伤感、欢快戏谑、浪漫柔美,更有磅礡与豪迈…这对当时来自英美的评论家造成不小冲击,想当然也惹来负面的评价,然而马勒对于这部作品所抱持的却是正面的肯定。时至今日的验证证明马勒是对的,「拉三」受到的赞赏早已远远超过批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